国外军人的肩章不象中国军人的肩章,为什么不在肩膀上?

苏格兰诗人彭斯给动物写过很美的诗,诗美,动物也美:“My heart is not here,My heart is in the highland chasing the deer……”彭斯是唯美主义诗人,写的是梅花鹿,“我的心不在这儿,我的心在那高原上,追赶飞跑的鹿群…… 。”

老鸭不是家禽,没有鸡心,干脆连心都没有。偶尔有之,也是土鳖之心。身在墙缝,心系蓝天。吃的是墙皮,拉的是渣土。

jianzhang

今早收了个快递,是悍马军品齐龙奉“哈利”之命,快递来崭新的“三沙公发”ECWCS。哈雷、齐龙用心良苦,前胸还为我配了海湾战争我军装甲兵授我的“上校”军衔。

肩章2

不过与共军肩头的“金银闪烁”不同,美军作战服的军衔不仅“乌汁麻黑”,而且不在肩上,而是缩颈含胸,不显眼地缀在胸口正中。仅供长官面对自己的部下训话、发令时,让麾下瞻仰肃然服从。与此相反,带肩袢儿、扛“肩章”的部队一般都不上战场,炫耀身份的肩章只适合阅兵、示威,上战场会招惹敌人狙击手的枪子儿“长眼睛”。被苏联红军发展到登峰造极的“肩章”“勋章”叮当闪闪,不仅有找死之嫌,平时披挂装具,也免不了勾心斗角,举一发而动发全身,真不知道当初这红军是怎么想的!

junxian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