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事件让中国的红十字已经变成黑十字 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经验观察

中国红十字会因为一起炫富丑闻被引爆,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近年来上海万元餐费、成都5万元药品假发票等系列丑闻曝光,公众早就忍无可忍了。在一个对特权腐败普遍愤怒的社会里,人们终于揪出了这个打着慈善旗号的政府外围组织,于是奋起捍卫国人本已很脆弱的良心。

中国红十字会曾经是很多人心中的一座圣殿,也是这么多年来很多人心目中慈善和捐赠的代名词。但2011年夏天的郭美美事件把一向高高在上、稳居道德制高点的中国红十字会(以下简称红会或中国红会)这个”百年老店”"三天就打了个粉碎”。整整3年以后,2014年夏天,警方”起底郭美美”,把风光一时、”不作不死”的郭美美彻底打回了原形。

从三天毁掉一百年到三年终于搞定郭美美,中国红会”这三年” 既是我们了解和认识中国红会以至中国慈善事业的一个窗口,也是我们解读和观察中国社会发展的一面镜子。按理,”搞定郭美美”以后,风口浪尖上的中国红会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恶气,放松一下神经了,信誓旦旦的中国红会掌门人Zⅹⅹ们如果还记得自己当初的承诺,似乎也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然而郭美美事件尘埃甫定,Zⅹⅹ却又折戟沉沙,黯然离职。郭美美这回是真倒下了,Zⅹⅹ也真的没用3年就离职了。

雅安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处在一种不尴不尬的地位,稍有不慎,就会受到来自社会的质询。比如,地震后红会立刻做出反映,表明马上要进入工作状态,去 灾区“考察”,考察一词一出,立刻遭到网民的不满,认为红会居高临下习惯了,考察一词伤人情感。红会做出回应改“考察”为“评估”,评估虽然中性一些,但 仍有网民觉得评估还是太官气。

此次社会捐款的流向已与五年前的汶川地震不同,红会不再是募捐的主要途径,许多民间慈善基金动作迅速,态度诚恳,获得了公众的认可;而红会始终难以振奋起来,红会副会长赵白鸽说:“郭美美事件仍然给我们带来负面影响”。

前年底的最后一天红会对郭美美事件联合调查的结论说:“郭美美与红会无关,郭美美炫富的财富与红会公众捐款和项目资金没有任何关系。”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 人对红会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红会包括社会都应该对此反思。这些年,我们的社会发展太快,像红会这么老的组织就很不适应,人老了都容易喜听谗言,别说组织 老了。

红会亡羊补牢地接受了新聘请的社会监督员的建议,决定重查郭美美事件,给公众一个新的交代。但愿重(chóng)查是重(zhòng)查,不是敷衍。红会 由一个公众最信任的最悠久的组织变成公众最不信任的组织不是一朝一夕的,也不是郭美美一个人造成的。红十字会在全世界都承担着灾难救助,旗帜高扬。相信中 国红十字会也能同样履责,但有一点,这责任极其重大,代表着公众的利益,所以既不能信誓旦旦地一担而起,也不能红口白牙地一推了之。

郭美美事件重查,查还是不查?

自重查郭美美事件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后,该事件进展“一波三折”,尽管目前相关方均就此事作出了解释,但真真假假还是让网民感觉云山雾罩。

发布会上赵白鸽对该事件作出了全面回应。赵白鸽称,针对郭美美事件,中国红十字会于2011年12月31日已经公开发布调查报告,报告对郭美美 身份、与红十字会的关系、其炫耀物资等问题做出了明确说明,“中国红十字会坚持维护原有认定,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是否要重查,将由社监委独立商讨作出决 定。”

guomeimei

“在是否重查、如何重查以及重查后的结果上,我相信社监委会以事实为准绳作出判断。”赵白鸽说。

大量的事实和经验证明,在今天特定的体制背景下,对于那些地方和部门的一把手来说,敢想敢干、锐意改革也可能意味着没有底线、不要约束。由于这样的官员往往掌握绝对权力,由此给社会和公众带来的灾难很容易被显著放大。

不受监督的权力刺激那些高度自信的官员过度迷信权力、过分自我欣赏,其中相当部分甚至发展到了自恋和偏执、妄想以至不能自拔的程度。这样的官员一旦手握重权,往往为所欲为,为害一方。从”战斗机堵路” 到”拆出一个新中国”, 从刘志军的高铁奇迹到王立军的个人传奇,从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到”讨论周校长者记过处分”, 这样的事情近几年在地方政府、高等教育和文化事业单位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一些官员为官一任,遗害一方,导致地方和单位鸡飞狗跳,元气大伤,长期难以恢复的例子几乎俯拾皆是,差别只在于程度不同而已。

Top Down